Show more

话说我一直知道☪️很乌龙地成为了伊斯兰教标志之前是土耳其奥斯曼人民族标志,但是我居然信了土耳其人的说法这是他们从波斯诗歌象征里搞出来的,今天我才知道这是君士坦丁堡城市coat of arm,穆二走到城门前:哇这个logo好看,我抄袭一下,挂我旗子上去
穆二这辈子干过的极品事又一则。

在这片土地上,做一个负含京量的碰瓷自焚式的行为艺术家是很容易的,谋生则是困难的,真话不是随便乱喊的。这是个人的一点解读。

其实喷刘慈欣的含京量,是一个既切题又不切题的双重判断。刘的立场是十分复杂的,甚至是多面多层次的,也许刘就像章北海一样是使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伪装来掩饰自己的真实看法。刘也许是一切自身经历的PTSD患者(历史给了他和一切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得足够久的智慧生物患上PTSD的资格)。

搞笑的是,这龙芯虽然也算是 MIPS 桌面的继承者,但我这机器上不但有 Intel 8042 键盘控制器,还有 Intel 8259 中断控制器,浓浓的 x86 风……其实也很正常,现在市面上的 I/O 控制器都是 x86 兼容的,但总是感觉有点白学……MIPS:明明我是先的,64 位也好,超流水线也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据传fb被水果revoke企业app证书以后内部发布的应用都瘫了。有人问为什么不用Android?“没人用Android”内部人士如是说。

twitter.com/caseynewton/status

我年轻时就读过控制论,相对论,信息论,算法导论,人月神话,黑客与画家…单手敲200列代码不换行

Holy shit, Facebook is paying teenagers to install a root certificate on their phones so they can snoop on all of their internet traffic

Not a joke, this is actually a thing which is happening right now

techcrunch.com/2019/01/29/face

流年不利,报bug发现是dup,bisect半天发现重启后消失

直视领导是大不敬的,但是现在上上下下那么多摄像头,显然是很矛盾的。因此有必要发明一个回避器,让方圆10米的监控失效,来贯彻党性

Making C Less Dangerous in the Linux Kernel [video]
youtube.com/watch?v=FY9SbqTO5G

(submitted by reddotX)

John Carmack – “I just started writing some Rust”
twitter.com/id_aa_carmack/stat

(submitted by whoisnnamdi)

将一个数和向量相乘,可以理解为将这个向量进行缩放操作,而这个数字就是能够进行缩放(scale)操作的「那个东西」(scalar)——原来「标量」的英文是这么来的!上学的时候从来没人讲过…… :doge:

强行eva引用 Show more

Jack Ma of Alibaba: Europeans worry too much about security and regulation.

While in China, Alibaba can fuck you without any court giving a shit about it.

预备 Show more

Show more
friends.nico

friends.nicoはドワンゴが運営するマストドンインスタンスです